1. 首頁
  2. TOP ART雜誌
  3. Up Close│近距離專訪
  4. 蛻變的旅程│李東元Tony

「人的一生中,總會遇上一些須穿越小徑的崎嶇旅程,這時候的風景會造就我們的另一段歷練。而旅程結束後等著我們的將是一片鳥語花香。」

 

跨回台灣經濟起飛前的年代,許多產業保守之餘出路更是稀少,以演藝產業來說,那時沒有商演,沒有演唱會甚至連通告都很少,這時期從事藝人的收入都來自於唱酬及版稅。即便是上過香港紅勘也與鄧麗君同台過的豹小子,也在現實的生活壓力下放棄前往新加坡螢光幕前的工作機會轉而投入異業之中。

 

峰迴路轉,回到最初

其實我在國中時就已經與美髮結下了一段緣分,只是這段緣受到家中父親的反對,後來只好繼續向上升學;完成學業後我先進入軍隊中的藝工隊服務並結識了我生命中的貴人-何篤霖先生,當時其他隊員和他負責表演,而我就負責造型及服裝,即時我當時對於專業領域還是處於懵懂的狀態。

 

退伍後的故事就如大家所知,雖然一切對我來說都有如曇花一現一般,一瞬即逝。儘管如此,我卻沒有放棄生活,秉持著嘗試的精神,在脫離演藝圈的前兩年,我先到了室內設計公司上班負責展場規劃,當時的薪水雖然不多但是也足以讓我打平生活開銷,兩年之中我的工作經驗為我的人生過程添加了很多不同的體驗,雖然到最後我離職於公司的縮編潮之中。

 

人生的路徑很奧妙,繞來繞去我們還是會回到最初的原點。與美髮的緣分仍持以延續是歸因於何篤霖先生的推薦及幫忙,在他的促成之下我進到雪夢當助理,也許是因為年紀跟奮鬥心當下的我告訴自己要盡快結束通過助理的實習階段跨到下個步驟。於是在2年的時間內我結束了實習師的身分。並選擇斐瑟開始擔任設計師。

 

從不同的角度開始學習,重新定義

進入斐瑟後也多虧了店內前輩的幫忙及照顧支撐我度過了前六年的低潮時期,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因為我以前是藝人就客源滿滿,反之店內都是以指定客居多,所以其實我過得很辛苦薪水也常常低於店內實習師,鄧先生看到我常坐在店內的冷板凳上就拉著我到處作秀及協助研習會,也因為這樣我開始從不同角度及領域去認知頭髮,同時也開始訓練起了我的口條和技術。還記得一開始在上台講課或分享技巧的時候內心都會有種緊張到想吃鎮定劑的感覺,但也是謝謝這樣的過程讓我能夠很淺顯易懂的講解每一步的操作步驟。也多虧了這樣的背景讓我能夠在後來的節目中建立自我的風格,Tony老師用著開玩笑的口氣說道:幸虧當時自己的技術不是在最頂端,我才能夠建立這麼多簡單的步驟去取代一些傳統的繁文縟節。

 

沒有刻意等待的果實,反而豐收的更甜美

再次回到螢光幕前真的是建立在一個因緣際會的情況之下,當時我也沒抱著什麼想法就再次進到電視棚內進行錄影。應該說是天時還是人和,錄影的時間點正好落在名模跨刀至演藝圈的時刻,許多節目都是設定以幫這些名人做造型為主要橋段,自然而然的我就開始能把現場上所累積的實務經驗和心得拿出來與觀眾分享,同時也因為這種資訊類型的節目開始帶動周邊資源效益的興起,導致我的現場客人開始變多。

 

當然人生不可能一直都維持在巔峰,客人也不會永遠都是我的,所以對於顧客經營來說我是呈現一個較為開放的風格,我會按部就班、以誠待人,但我不會累積顧客的基本資料及企圖加強他們的店販金額,我所想累積的是顧客當下的滿意度及接受度,或許這對大多人來說是一個比較消極的做法,但對我而言卻是一種不會造成雙方壓力的服務方式。

 

雙向式的責任 X 釐清模糊帶的教育

在現場服務客人這麼久的過程中,偶爾我也是會遇到客人可能會覺得髮型哪邊不如預期想回店再做更改,站在我們的立場我們當然還是會協助處理及幫忙釐清問題,但同時我會教育客人因為他們有參與了決策過程所以他們也得對購買的商品付出一定的責任,或許他們的表達方式無法像我們一樣,但我會透過很多不同的方式去呈現給他們參考。這個觀念我覺得需要被落實在更多的顧客教育當中,顧客雖然相信我們並將髮型的主導權轉交給我們,但是適時的讓顧客參與決策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開始上節目後,在節目中所進行的教育不只有面對消費者還需要面對一部分的設計師,所以這對我而言也是極大的挑戰,我相信自己所需要做的是給予大眾一個肯定的解答並去除所謂的灰色地帶,因為這些灰色地帶有時可能是因為對事物的認知及知識不足所以無法正確地將答案給予消費者們。

 

專屬東方的亞洲時尚

每年斐瑟的流行研習組會產生一組今年髮藝的流行作品及訴求概念,我會利用節目將這些東西與觀眾分享,但在講解流行性的時候我並不會給觀眾們一個太具體的想法,我喜歡的是給大眾一個範圍,因為有的時候如果框框太小,或資訊太過明確反而會讓消費者產生盲從性的行為,我會把空間適度的留給設計師。他們也會比較好將資訊抓住演變成自己說話及呈現的一種方式,同時也能更有自己的演譯空間並加強多樣化的流行面貌。值得一提的是在流行趨勢上面,台灣人其實對於歐美的盲從度在近年來已經減少很多了,現下台灣的設計師不論是實力或是想法我想都絲毫不遜色於歐美,現在大部份我們所做的應該是只剩下參考國外的元素將之拆解重組後再重新組裝成自己的靈感概念及發想作品。

新世代的崛起 X 下一步的邁進

在斐瑟的經營及栽培上面會把大部分的機會留給新世代,這所代表的不是我的時代過了,而是因為我已經有過這樣的經驗了,所以我應該將這樣的機會傳承給下一個世代的年輕人並賦予他們重擔。期望新一代的年輕人能夠透過這樣的訓練,讓他們達成心裡面所想要的目標並繼續往下一個階段邁進。現在我所著重的在於公司的宣傳及行銷這一塊,在我們公司內可以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在已經完成的案子或事物上你並不會看出是誰發想,誰執行的,這也是我們能夠團結發展至今的最大原因。

目前,台灣的美髮產業其實已經相當健全完善,但如果需要再往上邁進則需要結集大眾的力量將整個產業往上推進,也因為消費者的多元性造就了我們產業中各種族群設計師的存在,這是一個好事,因為多元的市場中本來就應該存在著多元的供應鏈。對於現代的新生代我有兩個建議及方向想送給他們。

 

1.自我競爭力的養成-台灣美髮產業的競爭力只會越來越強,當你沒有辦法持續保持自我的競爭力時就會容易被取代,所以要適時的培養自我競爭力,但在這個年代中要記住競爭力的養成不光是只有技術還須考慮到更多元的層面及方向。

2.創意的訓練及思考-早期的台灣教育訓練對創意啟發的這一塊比較缺乏,但現下的教育環境已截然不同,以設計為先、技術為輔的概念及思維已經慢慢地取代傳統的訓練模式,加上現在資訊科技的發達,我們隨時隨地都可以學習到各種創意性的思維;我相信如果能夠善加利用這一塊將之轉化成自己的思考,我們就能賦予顧客更多元的造型及樣貌。

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